您的位置:主页 > 农业新闻 >

美国农业部长的话能信吗

2021-11-26 04:47:49 来源:戴永

美国农业部部长汤姆·维尔萨克在近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有机生产是美国农业中最快速发展的一部分,正是农业部对有机农业的大力支持使得有机农场与加工商数目不断增加,为美国乡村提供了更多工作机会。” 众所周知,美国是发达国家中为数不多的走转基因路线的农业大国,10亿亩的美国土地上种植着转基因玉米、大豆与棉花,占全美国种植面积的一半,也占世界转基因种植面积的40%。尽管如此,近年来,对有机食物的需求在美国急剧增长,自1990年以来有机食物需求激增了30多倍,而有机耕种面积仅增长了五倍,销量增长远赶不及国内有机食物的供给。每年,美国都要向国外进口大量的有机食物与有机动物饲料。因此,美国农业部,一个管理着从“田间到餐桌”的重要政府部门,其使命之一是确保有机农业生产体系的发展,以满足国内对有机食物不断增长的需求。 美国政府意识到,有机农业对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恢复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在最近三次的农业法案中,联邦政府在扶植有机农业上的财政支出都大幅提高(注:美国农业法案约每五年制定一次),在最近的一次2014年农业法案中,针对有机农业的研究、教育、补助以及数据收集的总财务支出超过了1.6亿美金。虽然目前有机食物消费仅占美国所有食物消费的5%,但因政府的大力支持、消费者对有机食物市场需求、以及农民对转型有机农业不断上升的兴趣,美国有机农业得以快速发展,有机农场数目与有机种植面积逐年上升。 美国农业部如何扶植有机农业? 美国农业部负责设置有机标准、提供农民有机认证程序的资源、收集有机农业种植情况数据、提供技术与财政支持帮助向有机农业转型的农民恢复土壤肥力等。 有机诚信数据库2016年4月4日向公众推出,所有经美国农业部有机认证的全球三万多家有机农场与加工商以及其认证的有机产品都可以在这个面向大众的公众数据库系统中查到。 美国有机认证体系的框架与流程 在商业化的市场模式下,唯有严格的认证体系才能保证消费者对有机食物的信任。美国在80年代有多家机构提供认证并采取不同有机标准,同时存在欺诈作假现象,导致消费者失去信任,因此1990年联邦政府颁布了《有机食物生产法案》,建立国家有机标准,设立了国家有机项目来确保有机认证体系的执行。 现在,美国国家有机项目授权全球80多家第三方有机认证机构,其中在美国国内有50多家认证机构。这些第三方认证机构包括州政府的农业部门、非营利组织或教育机构、私营单位与外国政府部门。 美国有机认证产品分为四类: 农作物:包括粮食、蔬菜、水果、动物饲料(如干草)、加工原料(如棉花)等各种农作物; 牲畜:包括用来食用与作为加工原料的各种动物; 加工食物:包括处理、加工和包装的食物,如切碎包装的食物、罐头包装的汤等; 野生作物:无需人种植的植物。 农民与加工商可以从农业部授权的认证机构中任选一家来申请美国农业部有机产品认证标签,交纳申请费(申请费的75%可由国家有机项目的有机认证分摊项目报销)。提交的申请报告中包括有机生产系统方案,需要详细撰写在何处种植何种作物、利用哪些农产品投入品、投入品的来源(如种子的来源)、保持土壤肥力的管理计划等等。然后,认证机构会派出检察员前来检察场地运营以及农场的所有投入与支出记录等信息,撰写检察报告,认证机构审核报告与申请材料后,决定是否颁发有机认证标识。需要注意的是,以上有机认证申请程序,每一年都要重复一次。也就是说每一年,有机生产者都需要再次递交更新的有机生产系统方案,由认证机构所派的检察员检察,最后由认证机构来决定是否延续有机认证标识。 若获得有机认证的有机生产者出现违规情况,则视违规严重程度,每次违规最高罚款11000美金,并可能吊销有机认证。 从常规农业(化学耕作方式)转型到认证的有机农业需要经过三年的转换期。即自申请起必须严格按照国家有机标准进行生产,到第三年可获得有机认证。 如何从化学农业向有机农业转型? 在2014年,美国国家有机项目提供经费给全美14个组织和项目,来研究如何让美国有机农业认证体系更易理解、如何降低获得有机认证的花费和难度,并同时保证有机生产的高标准与有机食物的诚信度。 2015年,农业部旗下的可持续农业研究与教育项目出版了《有机农业转型:一份给农民、牧民与食物企业家的商业计划》报告,这份报告为农民、牧民与食物企业家提供了向有机转型的详尽策略。 美国国家有机项目在2014年提供资金给全美14个组织和项目来研究如何让美国有机农业认证体系更易理解、更容易和更便宜地获得有机认证,并同时保证有机高标准与有机食物的诚信度。 美国农业部与明尼苏达大学等合作的有机农业转型项目通过四年时间对向有机农业转型的农民与牧民进行调研,研究他们向有机农业转型的动机、策略、遇到的困难与建议,收集转型期的数据,出版了《向有机农业转型》报告,并提供了向有机转型的实用工具,包括转型计划方案工具、转型过程的农场收益预测工具等等。 报告显示,美国食物生产者向有机农业转型的动机主要有: 恢复环境; 价格与盈利目的(有机食物价格更高,可获得更大的盈利空间,提供更多机遇); 健康与食物安全(如因播撒农药对自己身体健康担忧,幸免于癌症而意识到食物是最好的药); 个人追求与成就感; 道德伦理原因。 美国农民在向有机转型的过程中,也遇到不少挑战与障碍。包括转型所遇到的风险、改变对农业体系的认识、控制杂草、文化障碍等。比如,当周边的农民都主要用化学耕作,有机农民会收到不少另类目光。 专业有机超市Whole Foods(全食) 总结了美国农民向有机转型的策略主要分四种: 立即转型。一般为直接购买长期未耕作的国家保护性耕地,因此可以立即得到有机认证。 全部转型。表现为将所有牲畜养殖与农作物种植一次性的转为有机生产方式。 逐步转型。表现为一块田一块田的向有机转型,直到最后所有的田地都转为有机,全部获得有机认证。 分开转型。表现为在部分转型有机的同时保有一些土地以常规生产模式来生产,通常与逐步转型策略合用,但目的略有不甫稜颠谷郯咐奠栓订兢同。同时进行有机与非有机生产确保了在转型期间可同时有常规生产所带来的收入。这种转型策略需要注意的是在转换有机与非有机的田地时必须每次都得清洗生产器械,避免农用化工品污染有机田地。 对我国有机农业与食物体系发展的启示 据2016年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与有机农业研究所报告,我国目前有机农业土地面积为192.5万公顷,占所有农业土地面积的0.4%,是世界有机耕作面积排名第四的国家,仅次于美国(美国为217.8公顷,占所有美国农业土地面积的0.6%)。世界有机耕作面积排名第一与第二的国家是澳大利亚与阿根廷。 过去多年来,因工业污染以及农业种植中化肥、农药等的不当使用,已使得中国大片土壤被污染,我们应意识到化学农业对土壤的污染以及其不可持续性,意识到有机农业对生态环境与自然资源的恢复作用,在现有的有机农业的发展基础上,以财政与技术支持来扶植我国有机农业,加强生态有机农业生产模式的科技研究与经济研究,以强有力的认证体系来保障有机食物的诚信,帮助更多农民向可持续的生态有机农业转型。在满足粮食安全的同时,为更多消费者提供富含营养价值与无毒的高质量有机食物;在国内频频发生食品安全丑闻的背景下,以严格的有机认证与监管体系与蓬勃发展的有机农业来满足消费者对诚信有机食物不断上升的需求;恢复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与自然资源(例如土壤与水源)。 1完善有机认证与监管体系以保证有机产品的诚信 在我国,参与保障体系作为一种局域性的质量保证体系,以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IFOAM的基本标准为基础,基于当地利益相关者的主动参与,对农户生产模式进行评估。它可以作为第三方认证的辅助手段,适用于本地化的小农户。参与保障体系结合本地化的社区支持农业,将食物的生产者与消费者相连,对推动可持续农业、本地经济与食物体系的安全与健康有着重要意义。 然而,商业化、大规模的有机农业与有机农业产业链(如超市中所售的有机食物),尤其需要有机认证与监管体系来保障有机食物的诚信。因为食物生产者与消费者并不相识,唯有依靠认证标志来了解食物。 2012年我国修改了有机农业生产标准,许多国家和组织认为中国的有机农业生产标准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标准之一。尽管有严格的认证体系,但在实施上,存在一些漏洞,有作假造假的现象,导致消费者对市场上的有机食物信任度不高。我们应加强监管体系,用法律来处罚违规行为。同时每年再次检察已认证有机产品的农场与加工商,对已经取得认证的产品再次认证来延续其有机产品认证标志。同时可借鉴美国,建立有机诚信数据库,使供销商和消费者可以查询并核实有机产品标志的真实性。 我国现有三种标志区分食品等级:有机产品标志、绿色食品标志、无公害食物标志。无公害农产品生产过程中允许使用农药和化肥,但不能使用国家禁止使用的高毒、高残留农药。绿色食品在生产过程中允许使用农药和化肥,但对用量和残留量的规定通常比无公害标准要严格。有机产品标准无疑是三种中最高的。 2实施政策来激励生产者向有机农业转型 由于我国有机农业生产的高标准,有机生产者的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也随认证标准和认证费用的提高而增加。我们应考虑借鉴美国的做法,国家出台对有机农业生产、加工、认证等环节的补贴政策,对有机从业者尤其是处在向有机转型的生产者给予适当的直接补贴和认证费用补贴,降低进入者和生产者的交易成本。其次,考虑到有机农业对环境恢复的作用,可从改善环境质量的角度提供补助以激励农民向有机农业转型。对有机农业的财政补贴一般会归纳为“农业环境保护补贴”,属于WTO规则中“绿箱”政策的范畴,不易引起进口国的反补贴调查和关税壁垒。 3加大生态有机农业的科研投入、实践推广与数据收集 我国还应加大在有机农业、可持续农业的研究与推广方面的投入,可以与大学合作,因地制宜地与有机生产者合作推广有机农业,并收集研究数据。对有机农业的研究与实践,才能保证有机农业生产体系的发展。 我国还应收集有机生产与市场数据(如有机食物价格),追踪并为生产者与消费者提供长期数据信息,建立公共信息平台,从而可对有机生产和贸易进行长期评估,对有机市场发展的战略规划做铺垫。 放眼世界,在转基因道路上行走了二十多年的美国正在大力扶植有机农业,帮助农民从化学农业向有机农业转型;西方发达国家比如法国正开展着全国生态农业项目,帮助农民从化学农业向生态农业转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可持续的生态有机农业是未来农业走向——为了人类与万物的健康,为了恢复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最近更新